?? 心理咨詢

讀書能讓我們獲得人生的幸福嗎?

發布時間: 2017-03-30     點擊:18     來源:     編輯:

——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開學典禮演講

尊敬的老師們、同學們:

非常高興能在秋日的南國深圳與大家齊聚一堂,共同見證今年北大深研院的開學典禮。首先,送上我最誠摯的祝福:祝同學們在未來的學習中獲得你所期望的成果!

如果提及學習的目的,我想大家首先可能想到的是中國的古話:“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我們學習的目的是為了給自己、家庭乃至是國家創造財富,同時也為了“出人頭地,光耀門楣”。這個目的是我們從小就被灌輸的一個常見目的。

或許,現代的我們會反對這個說話,我們會對自己說,不要那么“物質”嘛, 學習是為了給自己“充電”,否則會被社會無情地淘汰!的確,我們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時代,不進則退,不學習就真的有可能被淘汰!因此,我們會帶著這種內心中“害怕被淘汰的恐懼感”,在無形中會選擇那些似乎能讓我們能“更好地生存和發展”的學科、知識或技能去學習。

或許,你也會不太支持這個種觀點,認為我們學習是為了讓自己更加聰明,從而讓自己的人生旅途少一些愚蠢的抉擇、多一份“明智”!比如,如果我們通過學習,能非常好的預測國家的經濟形勢、或者深入研究好樓市或股市的發展趨勢,恐怕我們會有很多明智的投資、成功的選擇!無論是怎樣,我們都要通過學習去獲取那些所謂的“有用的知識”去武裝自己!

在我看來,這些學習的目的其實沒有好壞,因為,它們都是我們成長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思考。

心理學研究表明,智力其實和理性思維無關,智力越高的人反而越容易陷入思維定式的陷阱。

讓我們來看兩道簡單的數學題:

“一個球拍和一個球的總價是11元,球拍比球要貴10元。那么球是多少錢?”大多數人的答案會脫口而出:一塊錢!這明顯是錯的。正確答案是:球拍10.5元,球0.5元。

“湖里有一片睡蓮。每天睡蓮的面積都會翻倍。倘若等到睡蓮能蓋滿整個湖面,需要48天,那么睡蓮蓋住半個湖面需要多少天?” 你的第一直覺,可能就是直接把48天除以2,然后答:24天。顯然這個答案是錯的。正確的應該是47天。

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丹尼爾·凱尼曼(Daniel Kahneman)從50年前就開始對很多人問過這個問題,并對人們的回答做了分析。他看似簡單的實驗其實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我們對思維的看法。

數百年來,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科學家認為,人類是一種理性動物——推理是人類才擁有的天賦!

然而,凱尼曼的研究發現:“人類其實并不是像我們想的那樣思維清晰。當面臨不確定因素時,人們通常不會很仔細地去分析那些信息,或查找相關的數據。相反,他們傾向于通過直覺——這個捷徑去判斷,而最終的結果往往是他們錯了。這個捷徑并不是能快速解答數學題的方法;而是避開正常的數學計算方法。當問到球拍與球的問題時,忘記了小學就學過的最簡單的數學公式,而是想當然地給出了答案。”

很多事實都證明聰明的人更傾向于錯誤的思維范式。雖然我們都認為智慧可以消除偏見——這就是為什么很多智商高的人覺得他們不大會犯那些常識性的錯誤。

凱尼曼在1970年代做過這樣一個心理學實驗:第一個問題是世界上最高的紅杉樹高度是否大于某個高度(選項從85英尺到1000英尺)。第二個問題是估計一下世界上最高的紅杉樹到底有多高。

當學生在第一個是非題中遇到的數字是85英尺時,他們在第二個問題的平均答案是:118英尺。如果第一題的選項是1000英尺,他們對紅杉高度的估計就增長了7倍。

凱尼曼的學生韋斯特等也重復證實了這個研究結果。他們的研究重點不是重新證實這種已知的認知偏差,他們想弄清這些偏差是否與智力關聯。他們發現:“聰明反而人更易犯錯!”

最令人擔憂的結果是:即使自我意識到這些,也沒有什么用!正如科學家們說,“人們即使認識到自己有偏見,但卻無助于他們克服偏見。”凱尼曼對這個結果并不吃驚,他在《思考、快與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書中寫道:“即使是他自己近幾十年來做出的重要研究也不足以讓他提高認知。直覺往往讓我過分自信,做出極端的預測,然后導致錯誤的計劃”——比如,傾向于低估需要花多少時間去完成一項任務,尤其是我們的畢業論文!

讓人不安的事實是:“智力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科學家們給學生們四種“認知能力”的測量標準。結果很不樂觀,“認知能力較強的人,更不能看到自己的認知偏差。”(換句話說,聰明人更可能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聰明的人(比如考試成績不錯的)的人反而更容易出現常見的謬誤。教育程度也無法挽回這個事實;多年前,凱尼曼等人就記錄到,哈佛、普林斯頓和麻省理工50%以上的學生都答錯了那道球拍與球的問題。

如何解釋?其中一個大膽假設就是,我們評估外界或他人與評估自我之間的差異,導致了偏見盲點的擴大。比如說,當我們觀察陌生人所做的非理性抉擇時,我們必須從其行為信息來判斷;我們從外部來審視其認知偏差,這樣很容易窺見其系統性思維謬誤。然而,當我們看待自己的壞主意時,我們采用的是“內省機制”:審查自己的動機,自圓其說;向心理醫生“吐槽”,琢磨那些讓我們誤入歧途的理念。

“內省機制”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無意識所致,這也是非理性的根源。因此人們往往無法用智力來解決這個問題,也沒法有效地自我分析。事實上,內省倒是把事情弄復雜了,我們越想了解自己,對自己的了解就越少。

因此,在我看來,學習最重要的目的不是獲得那些有用的知識,而更重要的是幫助我們“內省”,通過學習,我們可以養成對自己和這個世界的“批判性思維”,從而能更加開放地面對這個世界以及我們的內心!

有幸的是:2000年的諾貝爾生理學獎獲得者埃里克-坎德爾(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神經生物學和行為學研究中心),他揭示了神經鍵效能的改進原理,同時還發現了參與其改進過程的分子組成系統,正是由于以上兩項成就使他獲得了諾貝爾醫學與生理學獎。

坎德爾通過一個由金屬細片組成的模擬神經系統進行相關的試驗并最終證實了神經鍵功能的變化對學習和記憶起著關鍵作用。神經鍵中的蛋白磷酸化作用在短期記憶的產生過程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而對于長期記憶的產生,蛋白質的合成也是必要的,因為它可以導致神經鍵形狀和功能的轉變。

盡管我們用“直覺”去判斷周圍以及自身的問題有時候是可以幫助我們“節約時間提高效率”的,但在某些時候,我們都無法避免“直覺”帶來的挫敗。唯一可以幫助我們盡量減少“直覺”帶來的損失的策略是“批判性思維”! 

而“批判性思維”是我們內省自身的絕佳策略,在我們利用直覺“得出可靠結論”后,我們不妨使用“批判性思維”去反思一下,逐漸地,我們會建立與之有關的“批判性思維”神經環路!比如:這個用“直覺”獲得的答案是否正確?是否需要推敲一下?證據在哪里?等等,我為什么需要這么快去得到一個答案?

的確,行為決定習慣、習慣決定性格,而性格決定我們的命運!當我們不斷用新的行為去改善自身的時候,我們也在悄悄改變我們的大腦,同時也在悄悄改變我們的命運!

因此,讀書的同時,需要我們的“批判性思維”,需要我們內省的能力,如果他們不能彼此結合,在我看來,恐怕我們難以真正獲得“幸福”!

祝愿我們所有的同學都能通過提高自己“內省的能力”獲得人生的幸福!

首 頁 | 中心簡介 | 網上咨詢 | 電子刊物 | 團隊風采 | 精品推薦 | 下載中心

江西撫州市贛東大道1111號 郵編:344000 

聯系電話:0794-8223539(心理咨詢中心)0794-8230086(招生處)8231807(就業指導中心) 8223280(校辦) 

copyright2009-2010 江西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 All Rights Reserved